主管:公主岭市互联网信息中心
总第2215期
 
手机看报
却顾所来径
新闻作者:以之  发布时间:2022年01月14日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却顾所来径
 
◇以之

(接上期)
媒体时光
 
三十年前的妯娌悲剧
1993年,一则关于公主岭市凤响乡杨家店村姜家媳妇死人复活的传闻不胫而走,闹得沸沸扬扬。我为还原真相以正视听,深入采访了当事人和街坊邻居,理清了事件的来龙去脉。
现场回放:1993年9月6日(阴历七月二十日),早晨六时许。范家屯镇通往伊通县城的公路上,一反冷清的常态,行人熙熙攘攘,各种车辆络绎不绝,纷纷赶赴镇西南郊八公里处的平洋水库坟茔地。据传今天这里将要发生死人复活的奇迹。传闻中的将要复活者王某,一年前服毒身亡,葬在此处。将近上午八时,现场围观的群众已不下万人。围观者心态各异。一部分人确信死人可能复活;一部分人将信将疑;大部分是来看热闹的,要看看姜王两家矛盾的发展和结局如何。
事件起因和经过:死者王某生前住公主岭市凤响乡杨家店村七屯。1992年阴历七月初,王某与妯娌赵某因为一块盘子发生口角,事隔半个月后,王某和丈夫姜某吵架,一赌气服了农药乐果油。王死后,她的母亲宋桂珍,也就是姜某的姨母,认为女儿是因为跟赵某口角而自杀的,就要把王某的尸体抬到赵某的炕上。经人劝解,方才罢休,但却坚决要求土葬。为了息事宁人,姜家也同意了。三天后,为王某圆坟,宋某再次采取报复行动,对赵某实施一系列暴力行为,导致赵某连着四五天处于半昏迷状态,吃不下东西。在亲友的一再劝解下,赵的丈夫姜国民没有上告,赵某出院后,害怕离姜家不到三公里的宋某再来闹事,遂于1992年中秋节前把家搬到陶家屯乡义和村暂避。七个月后,寻思事过去了,又迁回原址。
关于王某死后一周年能够复活一说是怎么来的呢?姜某有个远方八婶儿,此人曾跳过大神,多次散布说:天上的龙王爷、地上的土地佬早就相中了王某的坟地,王某死时没有到寿,气被人借去了,死后一周年准能复活。这些胡言乱语不胫而走,经人添枝加叶,越传越玄,越传越远,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连远在黑龙江的农民也闻讯而至,要目睹死人复活,以致出现了文章开头的场面。9月6日上午,凤响乡党委、政府闻讯后,曾责成有关人员会同公主岭市公安局干警到出事现场调查处理。
但姜家的悲剧并没有终止,在王某周年祭日前些天,姜某怕宋某再来闹事,就向妻子提议出去躲躲。赵某说:咱们问心无愧,为啥总是躲她?再说,能躲了初一,也躲不了十五啊。可面对宋某无休无止的纠缠,赵某绝望了,对姜某说:你领孩子出去一会儿,我太闹心,让我一个人消停一会儿。姜某也没多想,领着孩子就出去了。走出十几步,姜某感到不对头,就返回屋里,可是已经晚了!赵某刚放下水舀子,正用手擦嘴,姜某吓得六神无主:“你是不是喝卤水了?”姜家做豆腐用卤水。赵某说:我喝卤水了,你好好领孩子过吧,我不死这事没个完,我死了这事就了结了……
王某当然没有复活,年仅27岁的赵某也扔下两个孩子,长子八岁次子五岁,离开了人间。死者长已矣。
我是头一次采写这样的社会新闻。在开始接触姜某时,他很有抵触情绪。我请出他的本家叔叔姜老师帮助沟通,才消除了他的疑虑,采访到了一些细节。我形成了通讯体的初稿,读给姜某听,确保与事实没有出入。稿子发出后,《城市时报》很快就以《冤冤相报何时了》为题,几乎与《四平日报》同时发表了。媒体介入扩大宣传,产生了良好的社会反响。
《四平日报》编后:编定此文,心头难禁一番沉重,想来读者心情也并不会轻松。这是一部原本不该上演更不该连续的先是悲剧,后是闹剧,复又是悲剧的连续剧,令人遗憾地血泪交融,触目惊心。是谁毁了两个好端端的家庭——是狭隘的心胸?是泯灭的良知?是迷信思想的浓重?是法制观念的淡薄?还有那不下万人的围观的群众,尽管心态各异,却不能不令人扼腕叹息——是愚昧无知?还是麻木不仁?是推波助澜?还是随波逐流?这一连串的问号,相信读者诸君会有各自的回答。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