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公主岭市互联网信息中心
总第1937期
 
手机看报
出走
新闻作者:李馥言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10日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出走
 
◇李馥言

(接上期)
(十)
日子过得飞快。一晃,梅子在娘家已经十多天了。这十几天,梅子仿佛过了十几年。期间,小姑子两口子来接过梅子回家,姑婆家儿子两口子也来劝说,“嫂子,我大哥知道错了,后悔那天对你的态度。他就是脾气倔,拉不下脸来接你。这么多年了,你也应该了解他。眼看着就卖菜了,还是赶紧回去吧。”梅子心里也急,可她不想像村里媳妇一样,让人接回去。一是夫妻之间的矛盾,只有两个人自己能解决。二是她要给自己和男人多一点时间,她相信时间能改变一切,也能治愈一切。如果因此耽误收成,减少一些收入,但却换回两个人彼此的珍惜。梅子觉得这损失是值得的。
又是一个晴朗的早晨。梅子早早起床,坚持晨跑。她意识到身体健康对于生活的品质起到一个决定性作用。每天跑一个小时,10公里跑程,来确保只属于自己的沉默的时间,对身心健康来说,成了具有重要意义的功课。至少在跑步时不需要和任何人交谈,不必听任何人说话,只需眺望周围的风光,身心完全投入到运动中,在一呼一吸间,凝视自己,逃离外界的诱引,这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替代的宝贵时刻!
奔跑回来路过早市,她买了1斤肉馅,2斤馄饨皮。她已经想好了,给父母做完早饭,就回家,回到那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在娘家的这些日子让她深深感到,离开家,心就没有安放之处,如行走在黑夜里的孤魂野鬼。
伺候父母吃过早饭,梅子穿戴整齐,收拾好自己的衣服用品,背上背包后说:“爸妈,二丫决定回家了。”
母亲:“你这妮子,人家来人接你,给你台阶你不回去,没人来接了自己倒张罗着回去,也不怕村里人笑话。还是让你弟弟送你吧。”
“妈,不用,我自己回去。谁愿意咋想咋想,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无论再遇到什么情况,都能从容应对。”
父亲:“早点回去吧,人这辈子,不能只想自己。女人一旦做了妻子,做了母亲,她就不再只属于自己了。”
顷刻间,梅子泪湿两眼,她双手抱抱母亲,“妈,我爱您!”
回身又撒娇地搂着父亲的脖子,在他耳边轻语:“老爸,以后我会经常回来看你们的。”
父亲:“以后再受委屈了,就回来,娘家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着!”
走出家门很远了,回过头,苍老的父母还站在大铁门前,张望目送!梅子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像决堤的洪水,奔涌而出。
回到家时,婆婆正在院子里整理碎柴禾,见梅子回来了,一改往日的阴沉脸色,喜笑颜开地说:“小梅回来了,锅里现成的饭菜,我都热好了。”说着,踉踉跄跄地提起装有柴禾的土篮。梅子赶紧接过来,三步并做两步就挎回屋。看着满头白发、举步维艰的婆婆,梅子心里突然掠过一丝愧疚!平时,自己总是和她抵触。其实父母都是为了儿女,她嘶喊、唠叨,也都是为了让他们过好日子,操着心。
放下柴禾,梅子把婆婆搀扶进屋。“妈,我还不饿呢,一会儿,先到地里看看回来再吃。”转身回到西屋放下背包,见屋里收拾得干净利索,学习桌上的书本摆放整齐。军那屋的东西物件摆放规整,被褥叠得方方正正。整个房间一尘不染。厨房里的锅盖灶台被擦得锃亮,物见本色。梅子的心也跟着明亮起来。
走进地里,梅子一个大棚一个大棚地查看。走了二十几天了,秧苗长势良好,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绿光。小黄瓜顶着黄花,精神抖擞;柿子秧也都坐青果了;她走前栽的大白菜都可以卖了,大叶子张扬地伸展着。
黄瓜棚里,男人正蹲在垄沟旁浇水,热得汗珠子直往下淌。正值中午,棚里温度高。
看见梅子回来了,军走过来没好气地说:“回来干啥?不是不回来了吗?”
梅子也板着脸说:“回来和你离婚。不是说,一天和我过不下去了吗?那就离了吧!回来取结婚证,再分分家产。”
男人:“行,家产都归你,要啥给你啥。你走了,我自己清静。我妈整天喊我,唠叨我,你也跟着喊,在你们眼里,我从来就没长大过!我一个七尺男人,就这么整天被母亲喊,被媳妇吆喝着过日子。我受够了!我不是个白痴!我也有自己的尊严,我更知道怎样挺起一个家。”他越说越激动,眼里泪光闪动。
梅子听着男人的发泄,灵魂上深深被震撼!一时呆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男人:“你走吧,再找个比我能力强的的人,过富裕日子去吧。省着和我挨累遭罪的。两个孩子我一个人能供。”
梅子缓过神,不争气的泪水又往下流,可这已经不是伤心的泪水,而是喜悦的泪水。她慢慢转过身,想用快速奔跑,来释放心中的喜悦。就在她刚要起步的一刹那,男人从身后猛地抱住她,温热潮湿的脸紧贴过来,哽咽着说:“媳妇,别走!”梅子瞬间浑身松软,就这样任凭男人强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抱着,抱着……
(十一)
最美人间四月天,万物复苏,大地又是一片生机勃勃,一切都是刚睡醒的样子,充满了希望!
早晨,温热的大棚里,阳光在驱赶露珠,绿色的秧苗经过一宿的拔节,腰身挺直地向上伸展着。男人兴高采烈地拉着梅子的手蹲下来,指给她看新装置的滴灌。“媳妇,以后浇水不用看着了,一推闸就来水,咱们该干啥干啥去,掐着钟点,到时一拉闸就完事。明年咱们4栋大棚都装上这现代化工具。”从棚里出来,男人兴奋地说,“等卖完这茬菜,咱也买个小型翻土机,以后就不用一铁锹一铁锹翻地了。然后把葱地前那块空地也都扣上大棚,忙不过来,咱就雇人干,也当一回地主!到时你也跟着升官了,变成地主婆。媳妇,以后你就有时间经常打扮这么好看了。”
不远处,炊烟在农舍的屋顶袅袅升起,在阳光四射的空中分散后消隐了。金色的阳光下,梅子迈着轻快的脚步,回家做饭。她的大长辫子也跟着一甩一甩地左右晃荡着,从背后看,彷如一顶古钟,不紧不慢地敲击着平凡的日子。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