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公主岭市互联网信息中心
总第1937期
 
手机看报
冬日拾趣
新闻作者:崔月明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10日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冬日拾趣
 
◇崔月明

汽车,行在去往市郊的路上,渐渐浓重的雾凇驶入我的眼帘,太阳似乎还没有睡醒,透过树枝散射着淡淡的光。
水库里覆着厚厚的雪,巨大的雪浪下隐约看见一辆清雪的小车正在忙碌,据说水里的水草和浮游植物通过光合作用产生氧气,如果雪盖住冰面阳光照射不进去,氧气就会减少,鱼就可能会死去。真不知道那些野生的鱼儿们是怎么过冬的,也许,它们有着更顽强的生命力吧!远处,几棵大树交错生长在一起,像极了开屏的孔雀,那枝梢的喜鹊窝便是尾巴上的“眼状斑”了,真是太奇妙了!芦苇早已枯黄,孱弱的茎摇曳在寒风中,愈发让人生怜。三两根蒲棒夹杂在芦苇间,格格不入的抢眼,我爷爷曾用这棉絮一样的东西做过一个极大的花布枕头。枕了一段时间之后,奶奶说他的耳朵比以前更聋了,他只好把枕芯换成了洋铁叶籽儿的。童年的一幕一幕,已然深深刻在了脑海之中。
沟边的蒿草,在雪被子底下沉沉入睡了,它们的梦里一定满是生机勃勃的绿意。那一片稻田,静默在雪中,插秧收获,现在也该好好休息一下了,就像我要好好享受这闲逸的寒假时光一样。喜欢合唱的麻雀们去了哪里这么大的雪,那些不搭窝的懒家伙,希望不会有事。两个放羊人赶着一群羊慢慢走近,又走出了我的视线,走去那断断续续的犬吠声了吧!松林边,我捧起雪扬向空中,雪又落下来亲吻我的脸颊。我脱下厚厚的羽绒服在雪地上起舞,北风浸染了我的欢快,把我的红围巾吹得好高好高。一口烈酒入胃。暖意!醉意!说不出的畅快!
狗尾草轻摇银尾,苘麻果睫毛染霜,一个不小心,我带着相机一起跌入沟中,我也变成白色的了。梨树不是很美,干太粗,枝太短,没有花的点缀,也没有果的衬托。“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梦幻,我未见。倒是那些杂树,一簇簇聚在一起,远远望去,素裹银妆的清丽。我曾去过雾凇岛,无缘见那雾凇,心中常常为之遗憾。今日之后,我也再不想去了。
行过小村,几只麻雀从这家门前飞去那家房后,那轻快的飞过让我的心也一起轻快了。一只啄木鸟被我们惊飞,不知躲到哪里去了。路两旁的树木,枝丫已经携手,本是无缘却共风同雨,这份真情足以慰藉彼此了。
风,依旧很冷,阳光暖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