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公主岭市互联网信息中心
总第1930期
 
手机看报
冬游寒葱岭
新闻作者:◇崔月明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27日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冬游寒葱岭
 
◇崔月明

冬日的清晨,很冷!

汽车行在去往东丰沙河镇寒葱岭的路上,车窗上全是霜,模糊了我的视线。

寒葱岭以盛产清朝贡品寒葱而得名,清朝几位皇帝曾在此狩猎,这里被称为龙脉之地。景区山脉中上部较为陡险,下部较为平缓,最高峰为小寒葱顶子,海拔620米,现在是国家级森林公园。从户外朋友口中得知的这些,让我的心头愈发充满了期待。

一下车,不太大的一个水库呈现于我的眼前,水库上覆着厚厚的雪。“破冰”之后,这片静寂的雪地一下子热闹起来。朋友们有的在雪地上写着大大的“2020”,有的混战起雪仗,还有的在雪地上打起了滚儿。五颜六色的衣服像绽开的花朵,在这银白的世界里愈发鲜艳。

沿着将近20厘米厚的雪路艰难上山,这白砂糖一样的雪,竟然没有人厌烦。一处山泉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这冰天雪地里,泉水依然潺湲,不能不让人惊叹大自然的神奇!同行的一位男士,掬起泉水喝了起来,那享受的模样,被摄入了镜头之中。“快看,猫头鹰!”顺着手指的方向望去,我看了又看,才第一次看到这叫猫头鹰的家伙。它长得的确有些像猫,要不是脑袋会动,我真以为那是树干呢!山中的树,多已落叶,唯有那或独处,或三五同根的橡树,一簇簇黄叶倔强得挑在枝头,个性十足。雪中,衰萎的草叶随风轻舞,生命已经枯竭,但美却依然如故。山中的石头,如小龟爬行、似犬牙参差、若河马浮水,更奇的是那生在石上的树木,极少的土壤却能长出茁壮的枝干,自身的努力是谁也替代不了的。

我们在山间短暂休息后,可从坡上走,也可在沟底行。看看下去很难,我便选择了坡上。可是,坡上更难走,窄窄的牛脊一般,稍不小心就会滑下深沟,而且下坡时的枝条全是带着小刺的,丝毫借不上力,小心翼翼地下去,汗水湿透了衣衫。选择了,就只有咬牙坚持下去,因为没有退路。其实,走的过程未尝不是一种磨砺呢?较之于平坦前行,险处倒是别有一番滋味呢!

攀登,攀登,终于到了顶峰,可铁丝网拦住了去路,我们只好沿原路返回。一步一步上山累得气喘吁吁,滑着雪下山也一点不轻松,真是“上山容易下山难”啊!穿着荆棘丛攀上陡坡,“之”字形的路线让我想起了冯骥才笔下的“挑山工”,他们是为了生活,我们是为了快乐,不一样的境遇,自然有着不一样的生活。远处的小村,就如嵌在水墨画中一样,犬吠模糊、鸟语清脆,我好像丢失了自己。

在玉米地里前行,垄沟好走些但是雪深,垄台雪浅可是又有茬子,本就饿了,走得都慢了下来。同行的宋姐大声说:“刚才我看见了一只耗子,我要用登山杖打它,旁边一哥们说别打它,拖家带口的多不容易!”宋姐的话让我们都笑了起来,笑声在耳畔快乐地回荡。

不知不觉,就到了山下!

美景下酒,午餐,我喝了一杯!